守护幸福六肖中特精准平持
您当前位置:原创音乐诗歌 >> 其他文学作品 >> 原创散文 >> 浏览文章

一个真实的故事

时间:2013年03月25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字体:

    今天,我写下了这篇文章,一个真实的一天,是为了日后的纪念。
    北京2008年6月12日星期四6点,我下了拥挤的公交车,看了对面的菜市场,心中泛起了一阵无奈。今天刚送完了4000多元的货没收到钱,付完运费后钱包里只有5毛钱了,去了一个欠1000元拖了几个月没给的客户那里,求了半天连200也不还。心头一直笼罩着悲愤。一个诗人与商业交易有联系吗?我,内心自认的浪漫诗人,就是做印刷业务生意的,今天落得了悲惨的下场。因为我所能撑握的现金只剩下了钱包里的5毛钱。别人言而无信,不尊守诺言坑了我。说好了送货上门,货到付款,到了却以没?#26143;?#32769;板不在,或者是财务不在来拒不付款。于是那个欠3000,这个欠5000,那个欠10000,而我是钱包空空。看着对面的市场,想想平时不是买烤鸭就是烧鸡,这次只能回家啃馒头了。幸亏家里还有一?#40493;?#34507;和黄瓜。
   车站离住地还有200米,天阴沉沉的,天气干燥,?#23601;?#24494;扬。悲愤的我一边走着,一边盘算着明天。到了某省驻京办事处门前,我家的附近,路边有一个少年灰头土脸,?#36335;?#32942;脏,穿着袜子却又穿着拖鞋,手里拿着一个白色塑料袋,里面装着?#36335;?#20043;类的东西,步伐沉重,慢慢向前挪动。我一看就知道是个刚到北京遇到了困难的外地人,他现在走不动了。一股怜悯之情涌上心头,我在他身边稍停了一下,正要开口。他发现我在关注他,向我转过头,
问我:“下桑在那里?”
“啊?那里”我根本不懂“下桑”是什么意思,又是什么地方,我在北京几年了,还没说过有这个地名。我又问了几次,?#25925;?#19981;懂。
“你要找谁?”
“?#34915;?#28059;”
“陆涛在哪里”
“在下桑”话题?#21482;?#21040;了那个让?#22235;?#21517;其妙的地名,他的话有着浓重的口音,看样子比王宝强演的那个傻根还要傻,应该是刚从很封闭的村庄过来的。我心想,这样是?#20063;?#21040;认识他的人的。
我决定帮他,指了指人行道,他于是从车道走到人行道。
我又?#21097;?ldquo;你从哪来?“
“甘肃”
“你多大了”?#19968;?#30097;他是离?#39029;?#36208;的未成年人。
“18岁”
?#19968;?#30097;地打量了一下他:一张还有稚气的圆脸,矮小的身材,最多也就16岁。
“你叫什么名“
他居然说了一个宝宝、仔仔之类的小名,真是傻得可以。
“你一个人来北京吗?”
“是四个人带我来干活的”
“他们是谁”我心里一闪,不会是?#36824;章?#30340;吧。
“他们是老乡”
“来北京几天?”
“五天”
我直接问他:“你需要帮助吗?有吃的吗?有地方睡吗?”
“没有”
“我给找你一个有吃有住的地方,好吗?”
“好!”
“我帮你打救助站的电话吧”
    他木讷地同意了。通过刚才的对话,我感觉他神经正常,不是精神病人,只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从很封闭的环境来到北京的人,好象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。
我用?#21482;?#25171;了110的电话,因为在以前我也是打110解决此类事。在这里我要插一下以前的事。2004年初夏我经常经过北京南四环的公益桥,看到有一个青年人,头发很长,衣衫褴褛,天天住在?#35834;?#19979;的人行道,身旁放有很多矿泉水瓶。当时我?#25302;?#24110;他,可是有说不出的害怕,不敢去做。一个月过去了,一开始他是坐着睡的,再过一个月是躺着睡,身边的水瓶更多了,看来他是靠?#20154;?#20026;生的?我心里很着急,希望有人去帮他,也下定决心去查一下救助站的电?#21834;?#21487;是一办别的事就忘记了。又过了一个月了,我再次经过公益桥,看到那个人?#25925;?#20303;在桥下面的人行道上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不知道是睡着了?#25925;?#26127;迷了,在我看来是快死了。天呀,我心里十?#25351;?#21497;,难道就没有人帮他吗?车道上豪华的轿车川流不息,躺在人行道上的那个人一动不动,我站在那里盯了半个小时,那个人?#25925;?#19981;动,应该是昏迷了。来往的行人没人看他一眼。我下定了决心,回到租住地查到了救助站的电话,却被告知救助站没有出车的义务。于是打了110的电话,我告诉警方有个人快死了……..后来经过公益桥,那里干干净净,可能警方把他接走了吧。
    此后,我又陆续碰到了几个需要帮助的流浪人,都是打110给接走了。
我为什么要插入这段故事,不是为了吹自已,而是要说为什么都是我打电话报警,别人不打。我只是想?#24471;鰨?#20026;什么现在的人这么冷酷无情,伪善。四川汶川大地震,电视上播出很多人纷纷捐款。可是在现实生活中,当有人衣衫褴褛地走过你的身旁,酷寒中流浪的人光?#35834;?#34915;,有人是否看过他一眼?是否对他说:你需要帮助吗?
好了,言归正传,再来说说甘肃少年吧。
我打通了110说:“这里有个人需要救助,救助站的电话是多少?”
110告诉了我一个电话?#24597;耄?#26159;北京市朝阳区救助站的。我打过去却不是,我以为是我记错了,又打110,110?#25925;?#21578;诉我这个电话?#24597;搿?#25105;告诉110:这个不是救助站的电话(为了不给别人干拢,这个?#24597;?#25105;不方便公布)。你猜110怎么说。
110说:“我这里只有这一个?#24597;搿?#24456;长时间没联系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?#24597;耄?#20320;可以查114知道。”
我感到很奇怪,110竟然不知道北京朝阳区救助站的电话,那110救过落难的人吗?。查了114,终于打通了朝阳救助站电?#21834;?br /> 我说:“有个人需要救助”救助站的人问了些问题,最后强调说:到了18岁没有?如果没到18岁的未成年人,我们还不能救助,这是法律规定的。我很吃惊,心想: 18岁以下的人不能救助,是什么狗屁法律。
最后我说:“你们救助站派车来把他接走吧。”
救助站说:“我们没有出车的义务。”
我有点愤怒了:“你们没有车吗?你们的车是干什么用的?”可恶的救助站,只是摆个样子来装点伪善的面目。要不是我钱包里只5毛钱,我早就打车过去了。多少的公车?#25509;茫?#23601;是不肯来接要救助的人。
救助站的人说:“你报110?#26705;?#35686;察有义务出车接送。我这里的人都是警察送来的。”我一,更来气了,TMD,刚才报110,说有人需要救助,只是要救助站的电话,没说要警察派车接送。而那?#25317;?#35805;的110警察,不知道是他将错就错故意避开派车,?#25925;?#20182;真是低能儿,只是告诉了我一个错误的电?#21834;MD,什么东西。
我对甘肃少年说:“再打几个电话,警察会来接你去救助站,那里有吃的,有地方睡。”我再?#26410;?#36890;了北京110,说有人需要救助,要警方派车来接送。这次110没?#24515;?#20040;白痴了,答应了下来。我知道肯定是告诉了附近的派出所。果然,2分钟后,附近的派出所打电?#32942;?#20102;。
    一个?#31258;?#31895;气的男警察向我提?#21097;?#20986;于职业?#32942;甙桑?#22909;象是审?#21097;?#20182;是那里人,多大了,在北京干什么?喋喋不休,好象是为了要让的人保持清醒,不要昏迷过去。
我心想真是废话一堆,我拿着?#21482;?#22823;声吼道:“这里有个人17、8岁,没有吃的,没有地方睡,你们不管吗?你们派个车来送他到救助站不行吗”电话里那个?#31258;?#31895;气还在喋喋不休,快速地审?#39318;牛?#26368;后说,让那个少年?#25317;緇啊?#25105;把?#21482;?#36882;过去,少年?#31859;?#25163;接了放在右耳,好象没用过?#21482;?#20284;的,真是太傻了。了几秒钟,少年对我说:不懂。把?#21482;?#36824;给了我。
    我接过来,电话里?#31258;?#31895;气还在喋喋不休:要救助的为什么不报警,他自愿被救助吗。我大声吼道:“我是帮他的,他没有电话怎么报警?你们不来,那警察是干什么的!”我知道我这是在斥责警察,但是?#19968;?#20986;去了。警察又要让少年?#25317;?#35805;,我说他不会说话的,意思是不懂得要说什么?#21834;?#35686;察?#25925;?#35201;他说,少年接过电话,?#25925;?#24038;手放在右耳,居然重复了我的话:我不会说话的。只说了一句就?#25925;只?#32473;我了,真是笨蛋。
就这样继续说了20分钟,?#21482;?#22312;我与少年之间又反?#21019;?#20102;几次,警察终于答应派车来。等了十几分钟,警车才到。其间我怕警察不是真正帮他,会象新闻报道那样拉到?#32426;?#25172;了,于是我给少年留了张名片,告诉他有困?#35328;?#25214;我。
    从警车出来2个便衣人,问了些从那里来之类的?#21834;?#23569;年的回答照样让人摸 不着头脑。两个便衣让少年上车,说要送到救助站。少年慢慢地一拐一拐地走向警车 。
?#19968;?#21040;家里,打开电视,眼前精?#23454;?#36275;球?#26041;?#36187;也没有引走我的注意,我后悔没到附近的熟识的小卖店赊一些面包和水给少年,光顾打电话,没考虑他饿了没有。我的思绪久久不能平?#30149;?/div>
(作者:曾仁广 编辑:浪漫诗人)
文章?#21364;剩?/strong>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孔子也是音乐大师

延伸阅读:
守护幸福六肖中特精准平持
福彩官方微信公众号 为什么没有诈金花游戏 街机电玩捕鱼手机版 上海快三计划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网站 吉林11选5前2直选 双色球最大复式182 网上娱乐场 19500彩票游戏 南昌麻将怎么打图解